变“小我”为“大我”,民族复兴“有我”_兴化资讯网
变“小我”为“大我”,民族复兴“有我”
分类:人生感悟 热度:

“我们选择了平凡,但没有平庸。”

“到西部,通过自己点点滴滴的努力,为西部发展做些力所能及的事,把最大的孝与爱献给西部的父老,献给山里的孩子,献给伟大的祖国,这就是我们的中国梦。”

……

近日,一封情真意切、激情昂扬的手写信,从西南边远地区寄到江苏省委书记娄勤俭的案头。南京师范大学第二十届研究生支教团的24名95后,怀着激动的心情,向“老家”的省委书记分享一年的支教故事和个人感悟,表达担当时代使命、服务基层群众的决心。

五四青年节前夕,娄勤俭就来信作出批示,表示“深受感染”“深为感动”,勉励大家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,勇做走在时代前列的奋进者、开拓者、奉献者,让青春在实现中国梦的接力奔跑中展现出蓬勃英姿。

支教西部,感知真实中国

2018年8月,刚刚大学毕业的南京师范大学学生冯甲铭,放弃出国深造的机会,和另外10名同学一起来到贵州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独山县高级中学,接过南师大研究生支教西部的接力棒,成为新一届支教老师。

第一次踏上西南地区,给冯甲铭的第一印象与想象中截然不同:“不是那么贫穷落后、交通闭塞,相反基础设施相当完善,特别是学校建设得不比江苏差。”然而,进一步与家长、孩子沟通之后,冯甲铭发现,硬件是上来了,但当地一些居民的观念思维还是存在一定差距。

“他们认同知识改变命运的道理,但并不强烈。不少家庭更愿意让孩子辍学打工,早日减轻家庭负担。”冯甲铭同时还担任独山县团县委兼职副书记,几次下农村后发现,县城条件虽然不错,但村里依然有不少家庭没有脱离贫困。“贫困的根本原因,在于思想上的封闭和精神上的贫困。这让我更加深刻理解扶贫攻坚作为历史性任务的伟大与艰巨,以及扶贫先‘扶智’‘扶志’的重要性。”

“智”如何扶、“志”如何立?这也是曾经的支教团成员王莹一直在思考的问题。

2009年8月,王莹作为南师大研究生支教团一员,来到甘肃省天水市麦积区渭南镇张石小学扶贫支教。寒假过后,王莹发现班上不少孩子退学去打工了。而且,孩子们都觉得退学打工理所当然,甚至还很开心。

“我希望他们能继续读书,在人生道路上接触更多的可能、有更多的选择,而不是早早重复父辈的道路。”王莹说,和她一起支教的7个同学,每人负责一个年级的主课和所有的音乐、体育、美术等副课。他们在努力传授知识之外,还用新的价值观引导孩子们改变观念,从思想上打开新的天地。

“我们是‘过客’,但是希望通过接力支教,从思想上和精神上传递更多正能量,感染影响这些孩子。因为影响他们就是影响下一代,只有靠当地人的代代传承,才能改变贫穷落后的面貌。”王莹说。

支教前,大家喊着口号 “到西部去,到基层去,到祖国和人民最需要的地方去”“青春是用来奋斗的”。回来后,王莹更加发自内心地认同这些口号,“到了西部,我们才更加全面认识广袤的祖国,更加了解西部的孩子需要更好的教育、更深的爱,需要更多的志愿者到西部来,跑好‘接力赛’,一点一滴地带来改变。”

拳拳爱心,浇灌花朵绽放

独山县中的11名支教团成员中,有不少立志从事教育事业的。“我们来贵州前,接受了半年的教育教学培训。但在教学中,我们并不满足于知识上的教授,更多的是课下陪伴式教学,帮助孩子在社会上找准属于自己的位置。”南师大贵州支教团成员费天玥说。

费天玥的班上有个“问题学生”,不爱学习、挑衅老师、欺负同学,费天玥找他谈话,孩子一进门,就让她感到异样,“他从始至终一直低着头,显得局促不安,眼神和话语躲躲闪闪。我尝试好久安抚他的情绪,才让他敞开心扉:幼年时受到校园欺凌的创伤,双亲离家打工留守在家的寂寞,想努力向上却因基础太差的无奈……”讲到同学老师都不喜欢他,他觉得自己的人生很失败的时候,小小的肩膀颤抖着,眼泪止都止不住。

费天玥花了两个小时跟他长谈,后又帮他进行心理咨询。终于有一天,孩子在楼道里兴奋地叫住费天玥,告诉她自己当上班级的纪律委员,跟同学们相处得不错,还激动地汇报自己的学习规划。“他的眼神闪着光,我一时没认出来,真是发自内心地感到高兴。”费天玥感慨,这里的孩子大多父母不在身边,遇到困难时需要更多的关爱,在人生规划上也需要正确的引导。

回忆起2015年在重庆大足的那段支教时光,南师大第十七届研究生支教团团长杨鸿飞最难忘的,是孩子们求知的眼神。杨鸿飞带的班级叫“阳光班”,但最初并不如他期盼中的那般“阳光”:“班上都是品学兼优但家中比较困难的学生,由于特殊的成长环境,他们或多或少都存在着自卑、性格压抑等问题,很难与我的教学有所互动。”

上一篇:永远做农民兄弟的贴心人 下一篇:郑秀文晒自拍谈人生感悟:从心出发是最好的视角
猜你喜欢
各种观点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